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年

以后的我可以来这看看现在的我。

 
 
 
 
 
 

 其他

 发消息  写留言

 
人间有味是清欢。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归档

 
 
数据加载中...
 
 
 
 
 
 
 
 

一杯敬往日的深情,一杯敬未来的薄意

2018-2-11 11:20:48 阅读66 评论9 112018/02 Feb11

博客注定会成为历史,想换个新的平台记录生活,今日得闲,整理这10来年的日记,想着如果有了新的地方,就搬一些自己觉得有价值的文章过去。

"《珠光宝气》,看过的女友们都说喜欢里边的帅哥以及美女们华丽丽的时装,而我,喜欢高长胜,算不上帅,甚至有些痞子气,却够真实,够man,够长情。其他的人,都太脱离现实,要么圣洁到不染尘埃,要么有钱到无以复加。"天哪!这是我2010年的一篇日志里的一段话,真是晕,《珠光宝气》是什么鬼,高长胜是哪路神仙?我看过吗?喜欢过吗?怎么记忆里一片空白?

原谅我不能在你问我最后一个问题的时候回答你“爱过”了。

作者  | 2018-2-11 11:20:48 | 阅读(66) |评论(9) | 阅读全文>>

久雨放晴,各种晒

2018-2-9 11:27:41 阅读67 评论23 92018/02 Feb9

久雨放晴,老乡们就床单、被套、萝卜卷、盐菜、黄豆、糯米,以及娃……各种晒。

作者  | 2018-2-9 11:27:41 | 阅读(67) |评论(23) | 阅读全文>>

碎碎念

2018-2-9 11:05:19 阅读63 评论14 92018/02 Feb9

生活不止眼前的枸杞……

(话说这黑枸杞泡水,不同的水质泡出的水的颜色还不一样,以往都是在家用矿质水冲泡呈紫色,昨天在单位用纯净水一冲整个蓝汪汪还吓我一跳。)

偶遇这种草莓,觉得它都没熟吧一定是不能吃的,人家水果店小美女说,这品种叫:白雪公主草莓。尝了一下,酸酸甜甜还真好味。

回了老家,随拍了几张片片

你得承认这个事实:每个人都是孤独的存在(下图是大师作品,不是我的原创)。

最近总在夜半醒来,莫名清醒,莫名焦虑。

是时候培养一种可深情寄托的爱好了,活在这世上,总得要爱着一点什么(比如琴棋书画、摄影舞蹈、虫鸟花草……),生命才不至于那么无趣与空虚。

作者  | 2018-2-9 11:05:19 | 阅读(63) |评论(14) | 阅读全文>>

修行

2018-2-5 4:27:01 阅读43 评论2 52018/02 Feb5

有人视健身的过程为修行,有人于打坐冥想里修行,有人在诵经参禅中修行。

而我,因曾经分外亲近,之后由于生活轨迹不同而渐行渐远的友人、因“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滑稽、因认清自己“给点阳光就灿烂”的幼稚而被修行。

关于修行,度娘说:按照释迦牟尼佛的教导,人生是苦,而这个苦是可以解脱的,这个解脱的过程就叫修行。修行是一条道路,一条通往人类內心最深远处的道路。而在這条道路的尽头,我们就可以找到一种智慧,这种智慧能夠让我们了解到生命的真谛,使我们的生命自动达成充满了喜悅的圆满状态。

挺好的,一边活着,一边修行。

作者  | 2018-2-5 4:27:01 | 阅读(43) |评论(2) | 阅读全文>>

周六

2018-2-4 10:13:41 阅读93 评论17 42018/02 Feb4

昨日回老妈那,下了火车给她电话,因她不在家我进不去家门,只得街头游荡。

如今的这座城,我童年的小巷已不复存在、儿时的小吃摊点亦不知去向,好在还有一家刀削面馆,于脏乱差的街头一隅依然神一般的存在,味道是真好,回忆也如潮。

之后随便走进一家茶楼,他家不卖咖啡,我自己速溶了一杯,阳光很好,照见内心的荒凉。

作者  | 2018-2-4 10:13:41 | 阅读(93) |评论(17) | 阅读全文>>

这是一双遗传自父亲的眼睛

2018-1-30 10:33:42 阅读98 评论27 302018/01 Jan30

全国多地降雪,这里的山上也落了雪,山下自然是极冷的。下乡穿衣失策,虽然是长的厚羽绒服,这羽绒服却不是带帽的,走在田埂上,四野的妖风吹得头皮发凉。我老人家只得用围巾将头和脖子一块给围上,于是就有了这样的造型。

外甥女说,好看的欧式双眼皮,我说可惜要失传,如果能生个小木青……

记得以往在日志里写过:我的父亲,他虽故去,但他却留给我一双与他极为相似的眼睛看世界。

作者  | 2018-1-30 10:33:42 | 阅读(98) |评论(27) | 阅读全文>>

摆个龙门阵

2018-1-30 9:12:28 阅读64 评论4 302018/01 Jan30

上班,路遇一同事:小木,听说你和我们不一条战线了啊?

你是哪条战线的嘛?国民D还是共CD?

我无业游民。

那我肯定和你不一条战线,我们GCD多么光荣正确伟大,怎么可能和你这样的游民一条战线?

说的也是,你在以前的岗位呆到半年没得?

没有噻,板凳都没坐热,又换了部门。

都说你太能干了,才调你到现在的岗位。

那是,木青筒子就是GC主义接班人,特别适合现在的部门。

作者  | 2018-1-30 9:12:28 | 阅读(64) |评论(4) | 阅读全文>>

《风筝》

2018-1-29 7:10:50 阅读65 评论14 292018/01 Jan29

看完了连续剧《风筝》,哭得一塌糊涂。部分桥段虽有硬伤,但是整部剧的局中局谜中谜的故事情节还是颇引人入胜。一道出生入死而建立的兄弟之情、因为患难与共而产生的男女之情都那么真挚感人,却又由于信仰的不同无比虐心。一部欲罢不能的谍战剧。

不是谁都能有特工那种令人称奇的智慧与脑洞大开、不是谁都能经得起任何考验受得起任何委屈,甚至几十年里身体与精神都倍受摧残都依然坚定信仰舍家为国。

哪里来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作者  | 2018-1-29 7:10:50 | 阅读(65) |评论(14) | 阅读全文>>

下乡偶得

2018-1-16 12:01:14 阅读136 评论41 162018/01 Jan16

下乡4人组,抓纸团决定下乡地点。运气好,去了一个最远的地方,为了晚上不用住在乡下,只能每天早早出发

下乡频次,本来是每周4天,后来变成每周6天。

夏练三伏,冬练三九。企业要想实现持续稳定发展,不至于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被摧毁被淘汰,没有斗志不付出艰苦努力的确是不行的。算是老员工了,虽然辛苦,但也表示理解。

好在,这期间手头的本职工作不算多,不用像很多同事那样白天下乡夜晚还要加班赶工完成自己的分内事。

而且,这段时间,晴天雨天,大雾小风,乡下所见人、事、景,也有颇多值得记录。

比如那些个90多岁依然耳聪目明自己洗衣做饭独自生活的大娘,那些个80多岁依然白衣飘飘思维清晰反应敏捷的大爷,这些长寿老人,会让我有等到退休也回归山野的冲动,农妇,山泉,有点田,那是我向往的老年生活,当然,还得加上一条,有WIFI。

再比如看到一些贫困户,那位近80岁的老太太,儿子死了儿媳妇跑了老伴死了,自己守着一间破屋子和孙子相依为命,你会觉得,和他们相比,你简直应该幸福爆棚。

还比如,如果天气好,驾车在高速路上,迎着朝阳,披着晚霞;走在乡间小路上,太阳照在身上;波光凌凌的田间地头,鸭鹅嬉戏;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阳光耀眼,抬头望向红澄澄黄灿灿的一树又一树的果子;果子熟了,落了满地;你会想到,竹林深处,住的可是神仙?

作者  | 2018-1-16 12:01:14 | 阅读(136) |评论(41) | 阅读全文>>

浣溪沙,浣了个扎染蓝布纱

2018-1-2 10:05:22 阅读135 评论49 22018/01 Jan2

之前看过一点黄磊、刘若英主演的电视剧《似水流年》,对在剧中多次出现的乌镇染坊的实景地很是向往,所以一直觉得乌镇的宏源泰染坊,是乌镇景区内最有特色的的景点之一。那么来到了乌镇,最迫不及待想要探访也是最迫不及待想要分享的,自然就是这个景点了。

乌镇的宏源泰染坊是在乌镇的东栅境内,头一晚住西栅看夜景,第二天早早起来准备逛完西栅就直奔东栅宏源泰染坊,没成想溜达到西栅的木心美术馆附近,竟意外又惊喜地发现了应该是为拍影视剧而搭建的、晾晒着好多扎染蓝花布匹和红色黄色布匹的一处景观,那些长布条搭在高高的架子上,在阳光下晨风中轻轻飘摇,场景格外梦幻,随便拉一条蓝花布,顺光、逆光、侧逆光或者将花布扬起来地各种拍拍拍,也是格外的上镜啊。

而当我来到东栅的宏源泰染坊,差不多与之前的场景相似(只是这里晾在架子上的布匹没有红色与黄色,):不大的染坊院坝内,五六组高高的架子,几百条蓝布匹,如蓝色的海洋于风中,波浪连着波浪。这样纯粹的一片蓝,再次让我为之惊艳。

对于有点爱好摄影的我来讲,这里似乎瞬间就激发出了我的创作欲望,只可惜时间太紧,并且自己一人,没法好好地找模特凹造型也没法自己凹造型让别人好好拍一拍,甚是遗憾。

有朋友看了我拍的这些照片问:这些布可以用来干什么?我答:可以用来忆江南。

还有朋友评论说:浣溪沙。我答:是的,浣了个扎染蓝布纱!

作者  | 2018-1-2 10:05:22 | 阅读(135) |评论(49) | 阅读全文>>

新年快乐

2017-12-31 21:16:44 阅读97 评论20 312017/12 Dec31

对于年的新旧更替已经不敏感,觉得它和每一个今天与明天的交替是相似的,没什么两样。

只是大家都在互祝新年好,会惊觉自己不可逆转地又将老上一岁。而回望就要过去的一年,也没什么可圈可点的成绩与收获,倒是发现了自己越发的懒散与懈怠。

有时候觉得自己都有些要放弃自己的情绪,想着,这个年龄了,也没什么可争抢的,也不需要追求事业啊爱情啊以及更好的生活了,能衣食无忧地得过且过就行啦。

所以,2017依然平淡,对它的即将远离,不留恋,也无遗憾。

不过,还是有一点暗暗期待,2018,发生点什么吧(比如忽然因为什么就奋发图强了呵呵),让自己多一些饱满的激情,去成为想成为的那个自己:身材好一点,容颜别残了,摄影上台阶,写字要坚持,读书能记住,每天有进步。

在此祝愿读到此篇日志的你们新年快乐!

作者  | 2017-12-31 21:16:44 | 阅读(97) |评论(20) | 阅读全文>>

他的名字

2017-12-26 22:17:08 阅读98 评论27 262017/12 Dec26

胡乱地,一不小心地,翻阅到一篇旧时日记,日记里有一段关于青年时候暗恋某小排长的描写:想他的时候,就在纸上,反反复复写他的名字。

然后,我在想,那是一个啥名字?……它是……什么彬来着?X彬?Y彬?Z彬?……好像都不是。

曾经写写划划过千万遍的,曾经看到它心都会颤的,以为永远不会忘记的,他的名字,居然再也想不起?

于是哑然失笑。

作者  | 2017-12-26 22:17:08 | 阅读(98) |评论(27) | 阅读全文>>

不念过往

2017-12-17 22:02:38 阅读146 评论13 172017/12 Dec17

朋友说这几天因为《芳华》的上映引发了70后60后50后们的集体感怀,我说我就观影完的当时感慨过就过了,不会再沉浸。

曾经因为《山楂树之恋》和《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将怀旧的情绪都用完了。

少年到中年,走过的路即便是错误的,也是无法回头。一路走来,失去、得到、痛苦、迷惑、挣扎、快乐,悲伤、领悟……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不念过往,不惧未来。如果说岁月如歌,那就让我老人家一边聆听它每一个已经奏响和即将奏响的音符一边悦然前行哈。

作者  | 2017-12-17 22:02:38 | 阅读(146) |评论(13) | 阅读全文>>

电影《芳华》

2017-12-15 23:39:27 阅读117 评论24 152017/12 Dec15

刘峰说“我一直在等你但是怕影响你进步,这不你的入党转正顺利通过了,所以……”影院里一片哄笑而我一脸泪水;

何小萍送别刘峰的那个长镜头下的庄重军礼瞬间让我哭到不行;

患病的何小萍走出礼堂一个人在大院里动情起舞也让我泣不成声……

以上是电影《芳华》的几个催泪点。

可是电影也还有几个比较矫情的桥段(比如解散文工团最后的聚餐,吹萨克斯唱歌喝酒话别,所有人的表现都太夸张太用力反而打动不到我。另外女兵们洗澡换衣服等镜头,个人觉得有点为了博眼球而拍,它们和整个故事的基调有点格格不入),这或许与导演太浓厚的部队文工团情结有关。

相比原著,影片结局没让刘峰患癌死去没让肖穗子开着车想起往事“哭得那么痛”,也就没有触到我的最痛点,让我感觉不是太过瘾 。准备再把原著读一回。另外原著女一女二分别叫何小曼和小穗子,而不是何小萍和肖穗子。

有那么几年,在部队,练功,跳舞,演出,是我生活的一部分。因此读这本书看这部电影也格外能触动我。再贴一次6月6日看完原著《芳华》写的随感,愿我的那些有联系的没联系的战友都被岁月温柔以待!

作者  | 2017-12-15 23:39:27 | 阅读(117) |评论(24) | 阅读全文>>

《至爱梵高》

2017-12-14 17:28:26 阅读61 评论10 142017/12 Dec14

“《至爱梵高》6年6.5万幅油画,它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我不把《至爱梵高》当电影,而是一个行为艺术或展览”。

“《至爱梵高》可能是今年大银幕最特别的观影体验”。

总之,这部电影,动态的油画超级美,音乐亦超好听(尤其片尾曲,虽然是一首以往听过的歌,但是在看完整部电影之后再听此歌,会有全新的感动,观影厅就六七个人吧,全都安安静静听完直到影厅的灯光亮起,大家才起身离开),故事主线却有一些虚构,同时对梵高这个人也有一些过度美化。以往看过听过一些关于他的介绍,真实的他有可爱可怜惜之处,也有令人厌恶的神经质与人性弱点。梵高是天才,也是凡人!

因为看了电影《至爱梵高》。与朋友聊起“天才”,又由梵高聊到顾城。

据说顾城曾经在一次吃饭的时候,因与丈母娘起争执便把一碗面条扣向丈母娘的头部。还有,顾城在国外居住养了好多鸡,气味和噪音影响到周边居民,大家与他商量能否不要养鸡,没有结果,周边居民只得联名上书到有关机构对他做出处理,他接到处理要求之后,恨恨地将所有鸡的头都宰了下来用塑料袋装好交给工作人员,着实把工作人员给吓到了。顾城这样的举动,与梵高割掉自己耳朵的行为,在大多数正常的成年看来都是怪异的,而倘若假想他们就是一个孩子,只是顺着自己内心的喜怒哀乐去发泄和表达情绪,是不是就好理解一些了?

所以有时候我也在想,所谓艺术巅峰的抵达,是不是就得靠一颗永远纯稚(不会随着年龄增长就成熟了世故了)的心去成全?

作者  | 2017-12-14 17:28:26 | 阅读(61) |评论(1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